英国在香港身上插了多少刀 英国人自己都看不下

2019-11-29 00:27 来源: 来源: 北京新闻在线

  原标题:英国在香港身上插了多少刀,英国人自己都看不下去

  英国这些不干实事、借炒作香港问题在本国刷存在感的政客,已经形成了一张利益网,他们的行为也让越来越多的英国民众感到不满。

  在褫夺了香港爱国爱港代表人士之一何君尧的名誉博士学位(英国安格里亚鲁斯金大学)后,一帮英国政客又在推进新的行动,而且把目标对准了香港特首林郑月娥。

  在刚刚进行的香港区议员选举中,这些英国政客还借“观察”的名义来到香港,不仅在建制派候选人街站点出言挑衅,而且还帮泛民派候选人公开拉票,甚至还与香港反对派大佬举行小范围“密会”。

  而英国这些不干实事、借炒作香港问题在本国刷存在感的政客,已经形成了一张利益网,但他们的行为也让越来越多的英国民众感到不满。

  1

  作为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委员之一,布尔福德(Luke de Pulford)参与了推动何君尧母校——英国安格里亚鲁斯金大学(Anglia Ruskin University,ARU)褫夺何名誉博士学位的行动。

  在11月24日香港区议员选举期间,布尔福德以“国际观察小组成员”的身份来到香港,专门跑到何君尧宣传站点当面挑衅“是我推动褫夺你的学位”,结果被何反讽“祝你好运”。

  布尔福德并没有善罢甘休,他在推特上宣布,下一个目标是香港特首林郑月娥。2017年5月,林郑月娥获英国剑桥大学沃尔森学院颁授荣誉院士头衔。

  他要鼓动英国剑桥大学褫夺林郑月娥的荣誉院士头衔。

  这位布尔福德今年才35岁,并非什么英国政坛响当当的人物。2010年9月英国BBC曾刊登过一篇文章,采访了几位神父见习生,而布尔福德当时就是这个群体中的一员。

  所以,这也决定了布尔福德只是那些英国老奸巨猾政客下面的走卒。比如,在何君尧被褫夺荣誉学位的行动中,写信给安格里亚鲁斯金大学的是英国上议院议员奥尔顿勋爵(Lord Alton)

  此人是英国国会跨党派小组(All Party Parliamentary Group,APPG)副主席,之前他曾联合该小组主席贝内特(Baroness Bennett)以及自由民主党上议院外交事务发言人诺贝奥韦尔给剑桥大学写信,要求撤回林郑头衔。

  但是,被剑桥大学拒绝了。

  作为有着鲜明反华立场的英国政客,奥尔顿和布尔福德在香港举行区议员选举期间,一点都没闲着。一方面公然在港协助泛民派竞选,另一方面还私下会见了祸港乱港头目黎智英及陈日君。

  至于这四个人在暗戳戳地谋划什么,刀哥觉得用脚趾头想也能想得到。

  奥尔顿和布尔福德这种还算是台前的英国政客,还有一种是待在幕后“遥控指挥”的英国反华乱港政客,比如英国执政党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本尼迪克特·罗杰斯。

  此人曾在2017年10月11日入境香港时被拒。据当时的英国《卫报》报道,经常批评中国的“人权活动家”罗杰斯当日上午搭乘泰国航空从曼谷前往香港,在入境时被香港入境处职员截停并拒绝入境,原机遣返。

  罗杰斯曾于1997至2002年间在香港定居,并多次以“人权”为借口,对香港事务指手画脚。香港“东网”称,2017年那次罗杰斯到香港,就是为了探望因非法“占中”被判入狱服刑的黄之锋等人。

  有媒体披露,布尔福德其实就是罗杰斯手下的“门徒”。

  2

  由于第二次脱欧大选的临近,眼下英国政府和议会停摆,北边的苏格兰闹着要独立,北爱尔兰那边一直无政府,英格兰东南部水灾肆虐,民众叫苦连连。这些英国人自家的烦心事都已成了老大难问题,可是英国政坛一些人权活动家和落魄政客却不怎么关心。

  因为在人权问题上,英国人热衷于舍近求远,先人后己。以所谓“人权”和“民主自由”为幌子,在前殖民地搞事。这更是一些英国政客死也不会扔掉的一个传统。

  香港回归后的22年间,英国政府每半年向议会发布一次香港报告,至今已经发布了45份,在10月底发布的最新一期中,更是详列了近半年来英国政府干涉香港事务的“时间线”。

  这些英国政客认为,19世纪的两次鸦片战争,以及20世纪初对新界的强行“租用”,构成了英国对香港的“历史责任”。而实际上,这种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历史责任” ,正在成为英国无底线纠缠回归后的香港、成为香港不稳定的动乱之源。

  无视自己在香港问题上的历史罪恶、强调根本不存在的历史责任,无视在现实中暴徒于香港制造种种反人类和反社会暴行,英国政府的香港报告及一次又一次的外交声明,以“人权”为幌子,谮权越位,行的是新帝国主义霸权之实。

  2018年秋,以英国为根据地的反华组织“香港观察”在英国保守党年会上悄悄地组织“港独”边会, 邀请老中青三代乱港头目与会,其中包括李柱铭、戴耀庭、罗冠聪等人。

  “香港观察”发起人罗杰斯在会议中公开煽动: “未来香港就是要发动更多的青少年参与街头抗议。”他指着讲台下的罗冠聪说,“这些人要比你还年轻 。”

  看看2019年6月开始的“修例风波”,那些年轻的暴力黑衣人,你会好奇罗杰斯为什么能在近一年时间之前,那么自信地“预料”到事态的新变化。

  在海外社交媒体领英上,英国人马修·杰米森如此形容罗杰斯:

  英国保守党其实是一个在世界上,或者说哪怕仅在英国,也并不以“保卫人权”著称的政党。因此你也许会好奇,罗杰斯这个矛盾体、保守党的人权斗士到底是什么?

  事实上,罗杰斯并不单纯是一个保守党的人权斗士,他还是英国军情六处的特工,一名被派往各地收集情报搞事情的间谍。他虽然披着保守党“人权斗士”的皮,但对于我们知情者而言,他其实是来自保守党以及对外情报机构里的恶毒反华派,典型的保守新帝国主义者,假高尚,虚伪而自大,他的文章里充斥着对中国政府 中国人民以及中国领土最恶心而无知的攻击。”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跟罗杰斯混在一起的英国政客,也都是以搅乱其他国家为“己任”。比如,和罗杰斯主办这场港独峰会的保守党前议员菲奥纳·布鲁斯,在英国选民心目中也有着恶劣的形象。

  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她所在选区的选民指责她:“菲奥纳·布鲁斯称自己是基督徒,但是她至少有79次在议会投票中支持减少福利,她支持轰炸阿富汗、叙利亚、伊拉克,还有利比亚 ”。

  与罗杰斯一样,布鲁斯不关心本国的人权,但是热衷于支持香港的反政府示威。不久前,她在英国议会主持召开了一个颁奖活动,在香港骚乱最严重的时刻,授予乱港头目黄之峰“大本钟奖”。

  3

  在英国,像罗杰斯这样仍怀着“新帝国理念”的政客并不少,于是他们形成了一个利益团体,游说那些有同样政治偏见的议员,四处给英国的大学、机构写信,宣扬对香港事态发出“英国的影响力”。

  这些无耻的小伎俩也许在英国能够颠倒黑白、影响舆论,但是这些上蹿下跳的举动,改变不了他们鼓动香港暴力的丑陋嘴脸。面对国内外的质疑声,罗杰斯写文章诡辩声称,他也不支持袭击警察的暴行,但是他理解香港年轻人。这显然是一种自欺欺人的说法。

  值得一提的是,罗杰斯和他蛊惑的几个末流政客,均有极端宗教背景。而利用宗教进行颠覆暴动,是这批人在亚洲某些国家(包括缅甸、印度尼西亚等国)一直进行的尝试。

  面对这种英国式的虚伪做作,英国人自己最了解,在社交媒体facebook 上,一位英国网友在一个反对支持香港抗议者的帖子后评论说:

  “我为这一切感到担忧,作为前殖民统治者,在1949年我们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时,本可以让香港独立,但是我们没有。

  我们本可以在统治香港时实施民主,但是我们没有。相反,我们把彭定康送过去当港督。那就是一个未经选举的被洗脑的政客。当英国人在香港时,有杀戮抗议者的传统。后来收留了很多越南船民, 现在正是他们在香港鼓动独立 ……”

  除了英国政府制度性的公开干涉,在近年发生的一系列非法抗议活动甚至是暴乱活动中,一些英国政坛边角余料充当了策划者和舆论急先锋的角色。

  英国是一个以007著称的国度,英国特务机构的某些人员,披着宗教和人权的外衣,热衷在香港参与组织策划政权和制度颠覆。

  作为中介机构,他们为香港极端反对势力寻求美国进一步的资金和政策支持牵线搭桥,自己也从中获得巨大金钱和政治利益。当一些香港年轻的暴徒在街头挥舞英国米字旗和美国星条旗时,正是与这些海外幕后指挥者遥相呼应。

  来源:补壹刀

点击进入专题: 聚焦香港局势

责任编辑:吴金明

推荐新闻